最新強檔 台語烏枋 活動 戲說從頭 戲說花絮


YouTube Preview Image
咕嚕嚕的日夜不停的冒著泥漿,這是高雄縣燕巢鄉的養女湖,湖裡流傳著一段哀淒的故事,不斷冒出的泥漿傳說是憤怒的象徵。

高雄線燕巢鄉的特色,除了月世界的景色和超好吃的芭樂,再來就是最富傳奇色彩的「養女湖」了;養女湖之所以充滿神秘,來自於它無止盡的冒著泥漿,像是一股來自於地底深處的怒氣,這股怒氣傳說肇因於六十幾年前,一位當童養媳的荳蔻少女。

搖晃的轎中,正值情竇初開的少女,不免幻想著新郎的模樣,但卻始終想像不出新郎的臉,一雙手握著一元紙鈔,這是少女的嫁妝,耳邊響起阿母的話:「人家是當地的大戶,你以後就不愁吃穿了,記得存點錢寄回來給弟弟們,要聽話千萬不能忤逆公婆。」

轎子來到燕巢鄉千秋寮,停在一戶四合院的前庭,少女回想著小時候他看鄰居娶親,新郎會踢一下轎子,然後迎接新娘;少女羞怯的望了望外面,尋找著來迎接的新郎,不過令少女詫異的是,四合院空蕩蕩的無一人;忽然間,轎簾被用力的掀開,映入眼簾的是一位穿著下人服的的大嬸,而少女所憧憬的新娘房,也只是後院的柴房。就這樣少女沒當成新娘,卻成了佣人;原本幻想中,嫁過來以後相夫教子的景像漸漸消失,而每天有飯吃卻是與她在娘家唯一的不同。

一年過去了,少女從未見到「丈夫」與「公婆」,而每天忙於雜務的少女,最開心的事情就是一個月可以上街一次,幫忙把管家採買的物品搬回來,不過更令少女期盼的,是大街上賣糖葫蘆的青年;每回青年見到少女,都會送她一支糖葫蘆,少女也總是小心翼翼的把糖葫蘆放在懷中,每夜睡前不捨的嚐一口,伴隨著腦中青年的模樣入睡。

秋意乍現不覺已近冬天,上街日又到來,少女迫不急待的想與青年見面,見面後少女一如往常的伸出手,開心的要迎接糖葫蘆,但是青年放在他手上的卻是一串珍珠項鍊;青年告訴少女,這是她母親過世前交給他的,也是給未來媳婦的聘金,青年將珍珠項鍊套上少女的脖子,要少女等著他上門去提親,少女怯縮的扯下項鍊,告訴青年她已經是有夫之婦,並且含著淚水轉頭離去,留下一臉惘然的青年和滿地的珍珠。

一日,尋常的清晨鳥鳴中,廳堂裡卻異常的忙碌,佣人們來來回回忙碌的搬運著行李入房,廳堂外傳來一男子尖叫以及物品碎裂聲,但是佣人們卻是習以為常似的繼續忙碌著;詭異的氣氛中,僕人簇擁著一對雍容華貴的夫婦走入廳堂,管家領著少女到夫婦跟前,夫人喚少女抬頭,滿意的要管家請少爺進來見見自己的童養媳;不多久,幾位僕人扶著一頭歪眼斜瘸著腳的青年來到聽堂,管家要少女接手扶著她的丈夫,少爺歪斜著眼凝視著她,嘴角不停的滴著口水,沾濕了少女的衣袖;忽然間少女的手被甩開,少爺狂叫著爬到夫人的身邊,說她才不要這個醜女人當他的夫人,媽媽才是他要娶的妻子,此言一出眾人一陣錯愕,老爺怒斥荒唐,著令明年春天就舉辦婚禮,少女即日起搬進少爺房間,而少女的災難也從這一刻展開。

白天少爺總是要少女背著他出門,嬌小的身軀怎堪如此負重,一有斜傾就遭受少爺鞭打;夜裡也只能席地而睡,寒氣刺骨中少女總是含淚而眠,淌進嘴裡的淚水,在夢中卻是成了糖葫蘆的甜。

春暖蕊現的氣息中,一串鞭炮被引燃,少爺拉著少女滿是瘀青的手摀著自己的耳朵,瘸跳著尖叫,僕人們提著從街上買來的年貨走入廳堂,夫人翻看了一番之後,滿意的揮了揮手示意將貨品提下去,夫人叫喚少女上前,看了看她手上臉上的鞭痕,些許疼惜的要少女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多忍耐,少女低下頭不語,而少爺一聽卻還是又哭又叫的直說要娶娘親為妻,不要這醜女人;忽然,廳堂外傳來賣糖葫蘆的吆喝聲,少女眼中閃過一絲光芒,這熟悉吆喝聲,已經半年多沒聽到了,隨即少爺喝令著,要少女背她出去買糖葫蘆。

一串糖葫蘆交到手中,少爺歪斜著嘴滴著口水,又跳又叫的吃著,第二串交給少女的糖葫蘆,底下卻多了那串珍珠項鍊,青年低聲的說:「今晚,湖邊。」少女徬徨的望著青年,而青年的眼中卻是滿滿的信心。

月光灑進窗簷,照映在桌上的包袱,包袱上倚著一隻佈滿瘀青的手,手中緊握著青年的珍珠項鍊,少女回頭望了一眼鼾聲正濃的少爺,徬徨的眼神轉為堅定;湖邊,青年不時的望著小路,期盼隨時會出現的少女,手上兩張往南洋的船票握得緊緊的;忽然一陣腳步聲傳來,青年引頸瞭望,脖子一陣緊勒,眼前隨即一陣昏暗。

依著月光來到湖邊的少女,低聲叫喚著青年,卻始終得不到回應,少女整夜驚懼的蜷縮在樹下,隨著晨曦出現,越來越惶恐。

叫罵聲畫破了清晨的寧靜,鞭子重重的抽打在少女的身上,少爺歪著眼斜著嘴,辱罵著少女不守婦道,夫人不忍目卒的倚著老爺,只見老爺淡淡的說:「浸豬籠。」

萬念俱灰的少女倏地一把抓住鞭子,怒目的看著少爺,隨即往湖裡奮力一跳,眾人驚呼聲中,只見少女迅速的隱沒在湖水中,只剩湖面上漂浮著一串珍珠項鍊,而少爺依舊對著湖水咒罵;忽然間一陣天搖地動,湖水伴隨著泥漿噴出約兩層樓高,眾人皆驚恐躲避,珍珠項鍊被泥漿沖入湖底,原本清澈的湖水也逐漸轉變成汙濁。

從此之後,泥漿日夜不停的冒出,當地也開始流傳,冒出的泥漿是少女的憤怒,於是改名稱呼為「養女湖」。

至於賣糖葫蘆的青年?傳說他在當夜為盜賊所擄,被洗劫一空,脫困後聽聞少女遭遇,也隨著少女投湖身亡。

※【以上是綜合當地人的說法和傳說,經本人潤飾而成的故事,並非原本小說的情節】

不過根據當地文史工作者的考究,其實養女湖的傳說故事,是來自於民國45年出版的一本小說「養女湖」,作者是「繁露」,民國46年被拍成電影,這部電影還因演技過火和導演處理失當,被第四屆亞展的評審與媒體譏為「最佳勇氣獎」。

↓〈養女湖〉電影參加亞太影展被羞辱的過程 

【最佳勇氣獎的啟示…第四屆亞洲影展〈養女湖〉】

http://miss-suzi.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12.html 

1979(民國68)年時,有家公司又拍了一部養女故事的電影「秋蓮」,由當紅歌星鳳飛飛主演,電影爆紅,不過卻發生了著作權抄襲糾紛。
1979年8月,小說作者繁露,在報紙副刊上撰寫了一篇「養女湖餘波盪漾」長文,指控「秋蓮」電影抄襲她的小說「養女湖」,並在文中證明「養女湖」的故事是虛構的,後人才知養女湖的「身世」。

↓※有興趣者請參考當地文史工作者,也是作家的呂自揚先生,所撰寫的[養女湖只是小說虛構,不是鄉間傳說–為千秋寮泥火山蒙冤50年之歷史翻案]
http://slnsin.loxa.edu.tw/myweb5/liu-fng-min/unchang/011.htm

↓當地文史工作者,也是作家的呂自揚先生,特地出書為泥火山翻案

↓根據作家呂自揚的考究,這棟宅院就是「養女湖」小說中所說千秋寮的大戶人家

↓而小說裡說的,養女所跳的湖,是宅院前的大湖,不過屋子附近根本沒湖

↓宅院附近唯一的湖,就是屋子庭院前的這一口

↓這口小湖,是天然形成的,想跳下去淹死,可能要多減肥才能達成

其實這些不斷冒泥漿的湖,只是火山地質現象,也就是泥火山,泥火山會從地底斷層,如火山噴發般斷續噴發泥漿。噴發的泥漿挾帶著天然氣,點火會燃燒,就像水在滾,圓圓的泥泡,一個一個往上湧冒,會發出「沫沫」的聲音(沫,念短促音)。當地人將這些大小不同形狀,會發出「沫沫」聲的泥火山,大的叫「大滾水沫」,小的叫「滾水沫仔」,泥火山錐就叫「滾水尖」。「大滾水沫」面積大到像湖的,又叫「滾水湖」。

不過也就因為在電影爆紅的推波助瀾下,「養女湖」成了這些火山地質的「滾水沫」的新名稱,到現在改也改不掉,成了政府與民間都共同默認下「美麗的錯誤」。

後來由於舊養女湖因為交通太不方便,遊客都只到新的養女湖,縣政府也索性將山下的遊客常去的滾水沫,命名為「新養女湖」。

↓照過來照過來,這才是真正最原始最正宗的養女湖,只有內行人才知道的隱藏版景點,據說當年面積是現在的五倍大

↓由於山上舊養女湖交通不方便,遊客大多只到山下的這一個「新養女湖」

↓縣政府為了拼觀光,還特地立了牌子說明

↓由於新養女湖位於私人土地裡面,所以也賣「泥漿蛋」,不過合法性就值得懷疑

【不倫戀殉情跳養女湖,卻鬧烏龍卡在泥漿中】

1960年代,有位十八、九歲的女孩,其大姊嫁到養女湖附近某庄,為了幫忙大姊坐月子,少女搬來與大姊一家人同住。不久,竟與姊夫發生了不倫之事。被家人知悉後,女孩竟要求與大姊共事一夫,大姊不肯,姐夫與小姨子兩人就在半夜裡,來到山上的養女湖邊,以麻繩將兩人的腳綁在一起,然後一起跳入養女湖中。沒想到養女湖的泥漿非常濃稠,兩人的身軀只沉陷到胸部,就再也沉不下去,在無法動彈的情況下,兩人就狠狠地被湖中的蚊子叮了一夜。那時候正值割竹筍的季節,清晨天矇矇亮時,農夫提著電土火(電石燈)擔竹筍要到燕巢販賣,從養女湖旁邊往千秋寮的山路經過,農夫聽見兩人大聲呼救,才將他們救了起來。這起真人跳湖的事件,也就在地方上傳笑了一陣子。

↓這件不倫殉情事件,是真有其事(照片翻拍自由時報,由當地居民提供)

◎番外篇◎

其實高雄燕巢鄉裡,這些大大小小的火山泥漿滾水沫,總共約有一百多個,統稱泥火山。而冒出的泥漿是所謂的「火山泥」,就是美容商店賣的「火山面膜泥」,售價可貴得咧,政府單位也許好好規畫,搭配「火山泥浴」,相信可以吸引不少商機,促進當地觀光。

↓隆起的泥火山,達兩層樓高,據說921地震前夕,還噴發高達五層樓的泥漿

↓一味的禁止似乎毫無效果,遊客們都「有看沒有到」

Bookmark and Share
 相關新聞,由SET發表  瀏覽:3,582 人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