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強檔 台語烏枋 活動 戲說從頭 戲說花絮

YouTube Preview Image

水母娘娘得知楊順德落難,施法讓趕來投靠楊家的劉世賢救了他,不料順德的胞姐順娘卻誤會世賢覬覦家中釀酒秘方,雙方不打不相識,水母娘娘撿到世賢所遺失的和順娘的婚約書,見世賢正直善良決定出手幫忙;然而順娘卻早已暗戀文聰多年,不願接受世賢入贅楊家, 在順娘順德姐弟眼中始終將他視作貪圖家產的惡人,為了幫助順娘嫁給心心念念所愛之人,順德大膽拿走許願神鞭和姻緣水想讓順娘得償所願,豈料反讓順娘的姻緣一波三折,更讓順德自己付出代價,錯愛水母娘娘。

順娘情路不順對著許願神鞭許下變美心願,她能因此成為美人嗎?究竟順娘情歸何處?水母娘娘要如何幫助順娘找到她命定的愛人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我要回應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79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玉瓊不肯嫁給正華,鼓起勇氣偷偷跑去找翰民和他約定一起私奔,這讓假世英之名和玉瓊來往的翰民十分煩惱,藉酒消愁想要釐清這段三角關係,卻醉過頭錯過了和玉瓊約定的時間,翌日得知好兄弟楊世英慘遭不測,認為必定是方宗財痛下殺手,翰民陷入極端自責之中,失魂落魄之際跌落河中差點沒命,還好那個一直跟著他的女鬼救了他,翰民和女鬼究竟是什麼關係? 兩人是否有宿世情緣未了?翰民在鴛鴦譜上被人下了鐵支咒又是怎麼回事?差點淹死的翰民清醒過後竟跑去殺方宗財想為世英報仇,冒名追求玉瓊事也因此曝光,心灰意冷的玉瓊決定嫁給正華,正華卻想連阿真一起娶進門,眼看這四人的婚姻無一幸福,月老牽的婚姻線亂得一蹋糊塗,月老該如何扭轉乾坤讓正緣浮現,讓有情人終成眷屬?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我要回應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70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嫌貧愛富的方宗財帶著女兒玉瓊到月老廟,向月老祈求一個有錢的女婿,正好被羅翰民撞見,才知道他的好友楊世英暗戀美名遠播的玉瓊已久,有錢無腦的草包周正華也來廟裡求姻緣,月老打算成全兩家,牽起周正華和玉瓊的紅線,羅翰民為世英不平,趁著正華打翻紅線盤時偷走月老賜給周正華的紅線,這下換月老緊張了,怕三個月內找不回紅線這樁姻緣無法了結,於是化身金牌媒人余青和翰民打賭,看誰先搶下玉瓊的姻緣,接著速速去方家替正華說媒,許給宗財天價聘金順利說成親事。

羅翰民不甘心趁夜潛入方家替世英找翻盤的機會,發現玉瓊不想嫁給正華鬱鬱寡歡,憐香惜玉的翰民在窗台下搞笑演了一齣歌仔戲逗笑了玉瓊,打動了玉瓊的心,翰民卻將這份心動深藏於心,為了好友又設法讓世英跑到玉瓊面前拉好感,月老察覺情況不妙趕緊暗中做法讓世英和翰民在玉瓊面前出醜,此時月老赫然發現有個女鬼一直緊跟著翰民,翰民究竟做了什麼缺德事才會讓女鬼陰魂不散非要跟著翰民?玉瓊不想遵守父親之命嫁給正華,她的姻緣又該如何解決?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193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方家糕餅店的主人方阿金,篤信風水,請蝨母仙替方家祖墳安了「雄牛鬥坎穴」的好風水,傾斜的墓碑有如雄牛衝撞,使方家的生意自此做得風生水起。
然而雄牛鬥坎穴卻衝撞對面的土地公廟,還意外使土地婆成了凡人,但土地公卻因為不喜歡土地婆感到因禍得福,但土地公廟被雄牛鬥坎穴所沖煞,香火越來越少,土地公的法力也漸漸變差。
二十年後,方阿金事業有成早已富甲一方,甚至娶了小老婆春風,春風不滿阿金有意將餅店傳予大房之子漢文,讓騙子世堂有機可趁,帶著妹妹玉虹混入方家,玉虹因此喜歡上漢文,而世堂貪圖方家財產也和春風勾搭上了,土地公出巡見到玉虹大驚失色,原來玉虹就是當年土地公要娶的土地婆…
土地公立刻假裝成饕客「阿土師」混進方家,想要將玉虹.漢文送作堆,不料自己卻被玉虹的溫柔吸引…
春風為了改變二房運勢,偷偷找世堂將墓碑扳正因此鑄下大錯,方家自此惡運不斷,漢文要如何扭轉頹勢?土地公的運氣因為墓碑扳正開始變好,但他會為了自己的好運,而忍心看著方家災禍連連嗎?玉虹最後又將情歸何處,是冷靜重家業的漢文,還是少根筋的土地公呢?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76 人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6blxjAcHvQ=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6blxjAcHvQ=youtu.be/0.jpg" alt="YouTube Preview Image" />

文山堡有隻其醜無比的母蟾蜍精,某日她到土地公廟偷貢品,卻被地方惡霸肖面仔所欺,賣雜貨的少龍經過出手相救,蟾蜍精卻因傷重死在少龍懷裡,仙公祖不忍見蟾蜍精莫名冤死,不顧土地公阻撓賜她還魂,還割下自己的玲瓏結變公蟾蜍與之相伴,賜名「膨風」與「臭彈」,囑咐兩精怪在山上石洞內好好修行,臭彈喜歡上膨風,偷了仙公祖的百花酒給膨風喝使她變美。

少龍正直善良和秦淑女相愛,無奈秦父嫌貧愛富一心想將淑女嫁給家財萬貫的肖面仔,淑女傷心欲絕和少龍相約在土地公廟會合私奔正巧被膨風偷聽到,膨風被兩人的愛情感動決心相幫,不料認出少龍就是她一見鍾情的救命恩人,情急之下出手阻撓,土地公認出膨風就是蟾蜍精正要出手收服,膨風被臭彈救走,土地公怕兩妖孽危害人間上天庭向仙公祖討救兵。

臭彈對膨風傾心,膨風卻只愛少龍,私奔不成的少龍被肖面仔毒打一頓,奄奄一息丟在路邊,膨風趕去救少龍,對他悉心照料,希望能得到少龍的心,但少龍心心念念只有淑女,膨風因愛生恨會怎麼對待少龍?又會帶給文山堡什麼災難?變美的膨風讓肖面仔覬覦,但膨風見到仇人是分外眼紅,膨風又會肖面仔做些什麼?看著漸漸變壞的膨風,仙公祖要怎樣才能把膨風拉回正途?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274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陳家二夫人秀英因為飲食不慎而流產,因此對大夫人生下雙胞胎懷恨在心,在雙胞胎春生和金寶出生滿三天到廟裡行三朝作膽之禮時破壞作膽儀式,使得春生只得到武膽,金寶只得到文膽,甚至在儀式後回到陳家偷偷抱走管家阿雀未滿一歲的女兒跳崖而亡,讓陳家人留下一個很大的陰影。

20年後,秀英竟又重回陳家報仇,一方面離間陳老爺和陳夫人的感情,同時下藥害陳老爺欲奪得陳家財產,玉皇大帝賜下姻緣籤,斷定金寶要消災解厄只能靠阿草,金寶不信,處處為難阿草,但又不知不覺被他吸引。春生和金寶兄弟原就不合,現在更因阿草,兩人日生齟齬,陳家人躲得過秀英的復仇嗎?阿草又要怎樣做才能阻止秀英鑄下大錯?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319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添貴在金財和艷紅的設計之下,差點將添生的地契輸給金財,幸好在最後一刻添貴良心發現,回到劇團竟然發現添生被人害死了,艷紅哭天喊地的指控添貴謀殺親兄,眼見添貴百口莫辯,田都元帥命橫霸霸幫助添貴洗刷冤屈,添貴心中有愧離家出走行乞為生,為了讓真凶伏法,田都元帥點化添貴等人,要劇團利用皮影戲演出添生被殺當晚的真相,添生究竟是被誰殺害的?翠蓮跟明順接下劇團卻苦無進帳,金財覬覦翠蓮美色將翠蓮騙來演出皮影戲想趁機染指翠蓮,翠蓮會因此失身嗎?金財.艷紅為了得到添生的風水寶地惡事做盡又會得到什麼報應?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153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添生是皮影戲劇團團主與屘弟添貴相差十歲,兩人父母早逝,添生長兄如父一般將添貴帶大,添生前妻早逝,獨留一女翠蓮,三年前添生續弦娶了酒女艷紅,加上徒弟明順、阿榮、阿菊,戲班漸成氣候生意越來越好;添生擅長耍皮影與製作,添貴則有編劇天分,皮影戲規矩是傳媳不傳女,添生想讓添貴接班,即使翠蓮耍皮影極有天分,添生始終不讓翠蓮上台耍皮影;添生長袖善舞卻生性吝嗇,在高人指點下買下一塊風水寶地,卻使當地偽善人陳金財和這塊風水寶地失之交臂,金財找添生買地遭到拒絕,因此記恨添生。

添生的繼室艷紅不安於室,勾引添貴失敗後竟與金財私通,金財說服艷紅幫他取得風水寶地,兩人計畫毀掉劇團。

田都元帥為王母慶生,聽見凡間笙樂悠揚,無意間往下一望,發現吹奏笙樂的添貴即當初吐口沫救自己的螃蟹精轉世,眼看添貴將有一劫,田都帶著金雞玉犬下凡報恩,小螃蟹精橫霸霸一心想要修練,求田都元帥收她為徒,田都正苦於無法幫助添貴等人,於是表示只要橫霸霸幫忙點化添貴就收她為徒;金財找人帶著添貴飲酒賭博,添生知道後大發雷霆卻仍一次次地幫添貴還賭債,金財再三誘惑讓添貴欠下巨款,艷紅不讓添生幫忙還錢使得兄弟鬩牆,田都元帥要如何點醒天貴幫助天貴走回正途呢?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402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心懷不軌的壹元被錦山盯上,設局讓壹元差點殺死水雲,雙方正式撕破臉,錦山重金懸賞要活捉逃到桃仔園的壹元。

天養想報母仇就必須殺了生父,天養痛苦不已卻仍想再給壹元回頭的機會,直到壹元喪心病狂的殺了錦山,天養終於決定大義滅親去大眾廟告陰狀,犧牲自己性命換取壹元的大澈大悟,壹元悔之不及決定用自己的命換回天養,天養還有機會死而復生重返人間嗎?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114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八年後,天養平安長大,楊家舉家遷到新莊,天養終於和壹元相見,也許父子天性,明知他是殺死母親平安的兇手,卻三番兩次指點壹元希望能喚回壹元的良知將他導回正途,壹元卻執迷不悟,不但不願意和文海跟平安道歉甚至還槓上董大爺想要燒掉大眾廟、殺死文海,就連水雲肚子裡的孩子都不放過!眼看壹元一錯再錯路越走越偏,董大爺要如何幫助天養設法讓壹元幡然悔悟?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93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雖然壹元被楊老爺逼著頂替楊家姑爺的身份,但深愛平安的他還是費了千辛萬苦重返新莊港!

壹元本來以為可以和平安開心重逢,但沒想到他看到平安懷孕、又因為順心的話而誤會平安已經改嫁文海。壹元在絕望與楊老爺的威逼之下想逼平安簽下離緣書,但沒想到壹元卻失手殺死平安!壹元無法接受自己害死最愛的女人,也恨透了從中作梗的文海,於是把平安之死嫁禍給文海。

文海被當成兇手押到大眾廟,文海想擲筊證明自己清白,但沒想到董大爺遲遲不允杯、讓文海揹了這條罪名。當天,新莊港六月飛雪、日頭不落地,彷彿整個新莊港都在幫文海叫屈,不忍心好人受委屈的武判官更帶著平安的棺材來到大眾廟跟董大爺喊冤,武判官要怎麼幫助文海洗清冤屈呢?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139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天養三跪九叩到大眾廟告陰狀,要告一個殺妻、殺子、殺丈人的狠心人,而這個狠心人居然就是天養的親生爸爸張壹元!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原來九年前,張壹元欠了畚箕老大五百塊,卻始終還不出來。在畚箕老大的窮追不捨之下,壹元逃到了滬尾想躲債,卻誤打誤撞的遇到了要替女婿下葬的楊老爺楊錦山,因為壹元跟楊家女婿有張一模一樣的臉孔,壹元居然因此被楊老爺帶走,強行成為楊家的姑爺楊萬福!而壹元的妻子平安在青梅竹馬文海的幫助下,好不容易脫身來到滬尾要找壹元,眾人卻意外把死去的萬福當成壹元!

就在平安絕望的以為自己的丈夫死去時,平安也發現自己懷了壹元的遺腹子,即使文、武判官出面警告這個孩子會害死平安,平安仍然執意要將孩子生下來,但平安不知道的是,她為了壹元做出的這個選擇,竟然會成為壹元殺死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433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金生原諒月娥當年換嬰,何廖兩家決定盡快將孩子換回來。誰知文龍相當抵觸不肯回到廖家,令金生很落寞。阿元師勸文龍回廖家,還跟文龍說他是練武奇才,文龍完全不相信!一番波折後,明娟和文龍總算各自回到親生父母家中。但金生要文龍繼承正氣堂,令文龍氣怒拒絕又離家出走!

蜘蛛精用甜玉的安危威脅月娥助她篡殿,聖王公夜巡離開廟,月娥跑去廟裏在天公爐和大殿內爐做法,聖王公因此被趕出聖王公廟且受重傷!蜘蛛精和白馬精趁機進聖王公廟篡殿當主神,吸收了香火和地氣之後,兩人功力大增!兩妖要滅了聖王公金身,文龍能幫助聖王公恢復一切嗎?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90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秋桂和世昌死裏逃生,原以為蜘蛛精已經被滅?誰知蜘蛛精卻留下最後一點魂魄逃出去!蜘蛛精故意去跟白馬精告別,白馬精怕蜘蛛精魂飛魄散,決定衝出封印去救蜘蛛精! 文龍喜歡上明娟,但明娟卻喜歡未婚夫清輝,誰知當清輝得知文龍才是師父金生的親生兒子,主動跟明娟提出要退婚。文龍發現秋桂被蜘蛛精附身跪求聖王公收妖救救秋桂,蜘蛛精能逃過聖王公的制裁嗎?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68 人次
YouTube Preview Image

甜玉愛慕文龍自作主張將藥讓給文龍,卻引起廖何兩家一連串誤會,甜玉事後又嫁禍給明娟,明娟氣怒離家出走!文龍經過河邊,阿元師為了救他強逼他去救小孩性命搶功德延壽,文龍差一點淹死幸好被明娟所救。文龍因為被阿元師開天眼見到陰差,開始對阿元師的說法信服…..明娟離家出走又引來廖何兩家糾紛!金生這才知道甜玉誣賴明娟,但金生事後卻被月娥說情坦護甜玉,最後明娟被逼委屈原諒甜玉。秋桂跟蜘蛛精合作,最後竟害死俊德!蜘蛛精日益壯大,想要殺死何家人報仇,何家人能逃過一劫嗎?

繼續閱讀 »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Off     相關新聞,由戲說台灣發表  瀏覽:110 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