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新聞自律工作守則

會議名稱:107年度第四次會議
會議時間:107年05月14日(星期一)上午10:00
會議地點:三立電視股份有限公司新聞部八樓會議室
台北市內湖區舊宗路1段159號8樓
會議議程:壹、有關馬來西亞選舉政黨輪替相關報導
     貳、臨時動議
出席委員:世新大學陳清河副校長(召集人)
政治大學鄭自隆教授
銘傳大學廣電系杜聖聰主任
梁天俠新聞部副總經理
列席人員:蔡莞瑩(新聞部總監)、陳其銳(SNG暨攝影中心副理)、劉世澤(新聞網總編輯)、楊才蔚(新媒體中心副理)、王若庭(編播中心副理)、崔敖霜(國際中心主任)、林建宇(新聞部-iNEWS主任)、洪睿妤(新聞部行政主任)、王志郁(主播)。
記錄:張曉韻
壹、有關馬來西亞選舉政黨輪替相關報導
林主任:召開此次的臨時會議,主要是上週製作馬來西亞選舉變天的相關探討報導,有幾點爭議內容,引起馬來西亞華人的反彈,針對網友最主要的爭議,以下做出幾個重點:
     第一、我們的觀點在親中派一敗塗地
     第二、敦馬退休那一年,點名納吉布當首相
     第三、馬來人組成紅衫軍,而黃衫軍代表華人勢力
     新聞處理點名親中派及反中派,是華人網友最為反彈的部份。國內到國際媒體多有也以這個角度切入。
     國內的部份:
     如國內信傳媒-猛攻納吉「親中賣馬」。
      天下雜誌-中國因素引爆!馬哈迪「國族牌」VS納吉 「經濟牌」對絕倒數。
      中時-勝選後變臉親中馬哈地表態支持一帶一路
      東森也是用「親中賣馬」相同的角度一樣被網友抨擊。
      主播兼製作人王志郁製作這則報導時的鏡面及依據,為何以此角度切入,請她解說。
王主播:網友提出親中、反中、親中賣馬還有馬哈迪不是直接交棒給納吉布,質疑我們做假新聞。這些新聞詞句都不是我們自己發明,親中反中這樣的觀點,在其競選過程當中,國際媒體有非常多的評論,而國內媒體也用相同親中反中的字眼,「親中賣馬」更是天下雜誌於四月多觀察大馬選舉專題報導所寫出來的,另外馬哈迪不是直接交棒給納吉布,在競選當中有訪問馬哈迪,他自己說:「我此生最大的錯誤,就是我點名了納吉布當首相」,新聞有一定的篇幅限制,不可能將複雜的過程全寫入,但引述自他競選過程中的論述,他在造勢場合說:「所以現在我要來糾正我的錯誤把他拉下來」。
    不論觀點及用詞,國內及國際媒體都有類似的敍述及使用,新聞並沒有造假的問題。有關選擇角度:大馬選舉,競選過程,貪腐是大家都知道的,我參考了CNBC、CNN及很多財經的媒體用的角度,都是當選後跟中國的關係馬上生變了,那中資怎麼辦,所以想以中國因素這個角度來探究大選結果,並非我自己發想,彭博專訪馬哈迪中也有親口說:「中資來炒房對我們馬來西亞根本沒有任何的好處,因為他來了還帶來了中國的工人來,甚至連工作機會都不留給大馬,什麼也沒有得到,炒了房但馬來人也是買不起。」也有外媒提到這次選舉是針對北京的選舉,我在處理這個專題之前看了很多國外的媒體評論及觀點,包括新加坡的亞洲新聞台也評論:馬來西亞的選舉基本上是對中國的投票,華爾街日報也用同樣的角度,在選上馬來西亞大選之後指出,未來對中國的投資都會有更強硬一點的立場;新加坡早報報導,馬哈迪說「一生最大錯誤就是選中納吉當首相,我現在必需努力,糾正錯誤。」、星島日報直接指控首相納吉布把大馬賣給中國,馬哈迪說「當選後要加強對中國投資的監管」等,"反中"的字眼也在外媒上看到,很多評論說中國因素對馬來西亞政局影響是很重要的。國內媒體主要參考天下雜誌,引用天下雜誌及綜合其它的外媒及國內評論馬來西亞選舉的一些眼字,天下雜誌也提到馬哈迪:「最大的錯誤是當年欽定納吉作為接班人」,另一個被馬哈迪緊抓不放的議題是中國因素,馬哈迪質疑納吉「親中賣馬」,「親中賣馬」是引述天下雜誌而來,這樣的競選口號是馬哈迪用在馬來社群中發酵,爭取馬來人的票,而這次我們被質疑的是馬來西亞的華裔,所以其實馬來西亞他們內部有很多族群之間很複雜的情感,所以華人可能不覺得馬哈迪是反中的所以很介意我們的報導角度,但當地馬來人會投給他主要也是他反中因素而投給他。
    國內電子媒體,如TVBS報導馬哈迪主打種族反中政策、自由時報報導在選上的第一時間,馬哈迪立刻髮夾彎一改之前偏激型的反中言論,馬上對中國陳述,一帶一路要繼續下去。
    我的結論是,馬來西亞有自己複雜的種族情緒,質疑我們不實報導,但我們所有內容都有所本,有引用來源,兩位競選人在競選期間也的確有以親中反中互相攻擊,如他們本人的訪問,所以沒有不實報導的問題。使用字眼也都普遍被內外媒體使用,並非獨樹一幟。
    還有一個因素,馬來西亞華人對中國也有很複雜的情節,所以對這次的新聞才會有那麼激烈的反應。
崔主任:不止是東南亞的媒體,包括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富比士雜誌全都用很類似的觀點,切入這個角度來討論說中國因素對馬來西亞大選的影響,致於「Anti-China」也不是台灣媒體第一個所使用的,因為新加坡Channel News Asia也是用了相同的字眼來形容,相信在使用這樣的觀點來報導新聞的時候並沒有說是錯誤或者是自己捏造不實的東西,除了親中反中派之外,我再補充一下還有其它的部份,關於馬來西亞的網友提到的黃衫軍是一個跨民族,確實裡面有其它的民族的存在,引用一下BBC中文網相關的報導也有提到,在淨選盟最大的規模集會有八成的出席者,第一波是馬來人,後來愈來愈多的華人參與,到最後一次其實華裔的參與已經超過八成,支持這樣的集會也是八成,確實是不能概一而論這代表華人,但是華人在裡面佔了很大的比例,這是不容否認的,總結來說這是我們整理國際媒體報導,提供觀點與角度給觀眾思考,以一個新聞媒體立場來講,如果說只能簡單且單一外電做貪腐是非常簡單的,因為當天所有媒體都打著貪腐這一件事情,我們提供觀眾其它不同的思考角度,也是媒體的責任。
陳副校長:我們把期程拉開,5/9選舉當天而今天5/14倒算回去約5/1這新聞就已經被抄熱起來了,當然選舉的部份台灣也是一樣也是會朝多元的面向,馬來西亞不是一個最強的國家,但民族族群很複雜的地方,華人佔的比例不高但影響很大,但其權力最高還是馬來人、印度人比較邊緣化。
    那天之後觀察TVBS、文茜世界周報、政經限時批也都有談論到差不多的觀點。
    為什麼要說拉開時間,5/9公佈當下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大的一個蜂巢,是因馬來西亞內部本身有很多矛盾,第一個我要報告的是5/14今天再來看看事情的發展會不會更理性一點,第二個是不是假新聞,我搜尋很多資料,外電及各種不同的平面媒體像是天下,所做的論述都有點到,那麼同仁在報告的時候提到,這樣的字眼不是我們自創的,所以顯然的要稱是假新聞是個大帽子,有一點自我要求太高,因為訊息確實是有它的來源的,來源包括各界的文字及馬哈迪自己的論述,都有提到親中反中的部份,當然我們在看馬來西亞選舉不止親中反中,還有其中內部族群的矛盾及選舉對立的問題,那太過複雜,那不是我們可以置喙的,但在台灣聽得懂的語言或者是財經台可以看得到,及其分析親中反中不外乎就是馬哈迪及納吉布二人的論調不同,對中國大陸現在所謂的一帶一路的政策這一塊顯然有不同的論述,所以各稱為「國族牌」跟「經濟牌」,不外乎內部選舉有很簡單的口號就是對馬來西亞本身經濟的態度怎麼處理,今天來看這件事情,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假新聞,不必太自責的原因是,我們有引述來源,還有國內媒體皆有談論來說,有共同一致的看法,而其觀點不排除一個是經濟一個是貪腐,納吉比較保護馬來人,這政策非常的鮮明,原馬來西亞的僑胞指得是早期的華人,現在新的僑胞屬於大陸來的,所以大陸人在僑胞的比例愈來愈多,所以選舉就變成二種華人的對立,以一種新聞的組織(媒體)來說,這絕對是個新聞,並不是假新聞,目前依財經的角度來論述不外乎就是大陸的元素進來後所產生的馬來西亞複雜度,以上的爭論當然會有,但一定不是只有我們三立,只要有報導就會被波及。
    所以今天我們在談論這個議題的時候,一有新聞來源、二新聞組織本來就有對新聞的論述,我們有觀點但不是我們自創的,而是大家所談論的。
杜教授:第一,我先講結論,我的結論跟校長一樣,新聞媒體有所本,基於他自己的觀點來報導,這個東西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保障的一環,如果這個東西都退守的話,我不見得贊成你的想法,可是這個是言論自由,而且這個是新聞自由應該去守的基本的分界。我覺得這個在新聞自由保障的框架底下,我先把結論講出來。第二,針對這些事情,我有以下看法,反中跟親中的這種對決,到底在這次的選舉是原因之一還是唯一原因?其實,很多媒體都有論述,只是我們三立在切角度觀點上,我把東西壓在這一邊,但是如果壓在這一邊的時候,後續回防的時候,也許會考慮這又不是我講的,這個很多媒體都有講,可是我好像看到這個回應的時候,這點沒有講得比較清楚,第二部分,至於在這次大選當中,反中跟親中比例原則,選舉有很多因素,可能有候選人因素、政黨因素、地域因素、種族因素…很多因素。然後我們切了這個反中跟親中的這個角度,在整個這種投票的傾向當中,比例原則的這種佔比妥不妥當,我覺得我就有這樣的立場,我尊重你的立場,跟專業來看。第三個,我看到這個部分,說真的如果我們把時間拉長在2015年1月8號的時候,斯里蘭卡的大選跟這次也很像,也是親中和反中,我覺得有機會的話,翻開斯里蘭卡的選舉也可以來觀察一下。然後接下來,我的建議第一我們在處理自己的這個新聞的時候,我如果有特派自己去的話,會更好一點,提供大家做參考。第二個部分,像是銘傳大學、世新大學,馬來西亞學生很多,應該要以一盤棋概念來思考,可以到大學去訪問馬來西亞學生他們的想法,補充一下或許會更好。然後接下來,我自己的看法,這個事情到現在還沒什麼定論,你可以把它講成變天,但是他到底是變天?還只是一群舊勢力復辟,這到現在還很難去定論,所以我覺得,三立的這個報導,應該在於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一個許可範圍內,但是我覺得還是要說清楚。另外,CG有些問題,CG被截圖做選擇性的放大,然後激化大家,各自去說自己要的故事,開始進行衝突,所以這種選擇性的放大,我們應該要注意到的這種現象。

鄭教授:如果要回應,我覺得有幾個觀點可以去切,第一,我們必須去分辨新聞跟評論,新聞是中立客觀,這是基本的要求,評論可以有立場與觀點。第二個我們要回應的,這則新聞絕對不是假新聞,所謂的假新聞是沒有這個事實,我把它創造出來,這才是假新聞,所以這則新聞跟假新聞沒有關係。第三個,這整個新聞的報導,這是一種解釋性的新聞,根據新聞事實,加入記者的觀點跟評論來加以詮釋,引導閱聽人深入了解新聞的現象,這是一個解釋性的新聞。記者如何給這個觀點,基礎在哪裡?我們在回應的時候,就把剛才我們提的,全部列進去,就代表我們看了這麼多東西我們所下的判斷,這個新聞一點問題都沒有,我們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來回應網友。至於他是親中還是反中,這個不是重點,回到新聞媒體的本質,我們的功能本來就是告訴人家什麼事情。
梁副總:這幾天,受到最大干擾的應該是我們新媒體的同事。
劉總編輯:從禮拜五下午,操作社群的同事,看臉書被洗板得非常厲害,到了晚上,還是很嚴重。開始跟新聞部溝通,禮拜天,洗板還是繼續,但是有和緩一點,反對這些網友的聲音也繼續出來,到今天5/14網友漸漸平復了。我覺得,這新聞沒有問題,這跟假新聞不一樣,我們新聞網長期跟網友有一些交手,他們的確對我們新聞操作上,尤其是對我們這塊,跟馬來西亞有些不一樣,例如:我們寫大陸人玻璃心,他們也會有很激烈的反應。我覺得,只要新聞沒有問題,應該就還好。只是在這幾天,我們的粉絲團完全沒辦法正常的留言,第二,只是他們真的滿偏激的,還去肉蒐我們的小編,用暱稱去找小編的IG。
梁副總:跟大家報告一下我們這幾天處理的流程,禮拜五我們發現網友的反應的時候,直到禮拜五的晚上,華文媒體在報導這件事情,包括我們周邊一些馬來西亞的朋友、馬來西亞的客戶都反映。因此我們當天晚上就針對我們的內容,做出聲明。這個聲明內容是:對網友的指正我們虛心接受,對於報導不周延的部分,我們表達歉意,也希望大家給我們鞭策與指教,短聲明之外,我們隔日也透過管道跟馬來西亞辦事處說明處理態度,也向被牽連洗版的蔡總統府方致意。我們並於星期一(今天)由召集人召開臨時自律委員會會議,請各位老師給予我們指正。我們自己內部覺得,這個新聞或許有不夠周延之處,但絕不是不實報導,也不是錯誤,而馬來西亞國情比較複雜,我們今後應該要更縝密一點,包含在標題使用上,可以再加強。
杜教授:我覺得這個東西,就是在於言論自由範圍內的東西,但在面對這件事情,新媒體部門應該要有數據量測,量一下誰帶風向,在哪一個節點主要在哪邊,還是要去導入這些工具,如果不導入這些新的工具,一年碰一次就受不了了。所以常態型的偵測,用大數據這種量測工具,即時反應的東西去弄,能避免這種狀況發生。
梁副總:我們在禮拜五第一時間,我們自己整理資料,新聞有所本,本在哪裡?有很多相關媒體報導連結我們都表列出來,但評估貼出去回應,會引來更多辯論。
杜教授:我剛剛講的那些工具,第一個是看趨勢,看那些相關訊息,他是落在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要看趨勢的斜率。
劉總編輯:我們的操作方式,其實我們是有所本。部分媒體都是說我們的新聞有問題,說我們發了聲明,顯然應該不是這樣的。
鄭教授:其實我覺得這則新聞,我們沒有處理不周延的地方,在馬來西亞選總理,他每個人應該會很有政見,台灣要去抓這些政見來報導,因為我們這些TA是台灣人,當然抓中國因素,除了抓中國因素還會抓什麼因素。抓馬來西亞對美國的政策台灣人是沒有興趣的,所以這個處理是OK的,沒有什麼好指責的地方,這符合新聞價值裡面的接近性的原則。我對得是台灣的觀眾,我當然要找台灣觀眾興趣的點去切入,所以抓的點是OK。另外我會建議,在網路上的東西,真的看看就好,不要隨便道歉。
梁副總:我們也有請國際組的同事幫我們分析一下馬來西亞的政情,他們是不是親中或反中這件事情,我們是可以去討論的,他們對中國有意見,在國際新聞的定義上也可以再深究。
陳副校長:我分兩塊在簡單說明一下,我非常佩服三立,現在幾家電視台,沒有在為這件事情開新聞自律,有些人會覺得反正說了就說了,不然要怎麼樣,但是我們三立可以把這件事情當做個案去討論,這是一個很好的自律過程,是我們對新聞負責任的態度,是一個非常好的做法。我是非常佩服我們三立對這個新聞,還開自律委員會,有些事如果NCC不處理是不會開會的。第二個,因為這次的事件,大家可以去理解,網民分兩種,一個叫網軍;一個則是一般網民,如果碰到網軍是有理說不清楚的,所以以後對於網軍的處理方式,可以再遲鈍一點點,因為他們本來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是來找你麻煩的。今天討論完以後,新媒體對於網軍的部分可以再思考一下,不必急於一定要在當下跟網軍對話。
劉總編輯:我們對於網友,他們不上來酸就不叫網友了,我們不太會去跟網友衝突,因為他們不太理性,如果他們沒有太關注馬來西亞選舉新聞的人,他們可能不了解發生什麼事情,所以必須講清楚這新聞沒有問題,不然想進來留言的人看到網軍留言,會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杜教授:以後碰到這種事情,多給自己一個方位思考,報導馬來西亞是這樣子;報導斯里蘭卡也是這樣子,都是一樣的。如果這樣子有所本,它就符合我們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報導的框架裡。
結 論:本件新聞之製播有所本,基於媒體觀點來報導並無違誤,未來對於不同國情的政治局勢議題,會增加內部討論與外部專家給予意見,以更貼近該國民情。

Bookmark and Share
 相關新聞,由news發表  瀏覽:321 views